同仁堂双黄连股票代码

第041章 皇后

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时镜 书名:重来之上妆



    “馥儿,你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葛秀跟一群人走过来,第一眼就看见了谢馥,眼底隐藏着的担心,一下落了地。

    她立刻抛下了与自己同行的人,三两步朝着谢馥而来。

    掌心之中的铜钱已经被她妥善地保管好,即便是有任何人看见,也只会以为这不过是最普通的一枚铜钱。

    她深吸了一口气,面上带了几分仓皇的笑意:“我没事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葛秀握住了她的手,朝她身后看了一眼,隐约看见了几个太监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葛秀来的时候有不少人,此刻都忌惮地停下了脚步,也没靠近她们俩,只是看着。

    格外安静的环境里,谢馥说什么,她们都能听清。

    望了她身后那些人一眼,她回握了葛秀的手,压低了声音安慰道:“是司礼监秉笔太监冯公公,是他阻止了寿阳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渐消


    站在葛秀身后的贵小姐们忍不住面面相觑了片刻。

    谢馥被带走的时候,她们幸灾乐祸,可在看见她完好无损地回来的时候,一切的高兴都被拦腰斩断。

    这样好的运气,谁能遇到?

    鉴于谢馥后面并没有多说什么,诸多的名媛们也无法得知到底是不是发生了更多的事情,只能假惺惺地凑上来一起安慰: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,刚才真是吓死我们了……”

    虚伪的笑容,夹杂着无边的尴尬和嘲讽。

    谢馥握着葛秀的手,从容地走到她们中间去,随口说着别的话,比如沿路看见的好看的花,皇家园林的奢华……

    话题很快就被转移开了。

    只是她们跟谢馥的关系也只能算是一般,所以在确信无法从她口中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之后,她们各自找了借口离开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谢馥身边就清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葛秀一颗心都被吓得提到了喉咙口,等人离开了,才算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拉着谢馥的手没有松开:“馥儿,刚刚到底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事发生,不要担心,只是寿阳公主不大喜欢我。我想,即便是有下次,我也不会入宫了。这皇宫我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无比直白的话语,也直接封死了葛秀再问的路。

    谢馥认真地注视着葛秀。

    葛秀回望她良久,最终幽幽叹一口气:“馥儿,寿阳公主……唉,罢了,你是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寻常人喜欢的,不是谢馥喜欢的;寻常人渴求的,不是谢馥渴求的。

    所以,葛秀无法理解谢馥,也就无法理解谢馥为什么不苦恼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被一位公主盯上并且针对,是很严重的事情。

    轻轻拍了拍葛秀的手背,谢馥笑意浅浅:“不用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葛秀还想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、贵妃娘娘驾到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拉长的唱喏,打断了她。

    整个湖心亭周围一下安静了下来,一行宫人从御花园的小径上行来,皇后的肩舆落了地,后面还有。

    所有人躬身行礼,娇滴滴的声音似乎让整个御花园回到了春天。

    太监让开了道,皇后起身,走了出来,看见袅袅拜倒的一群贵女,仪态万方地一摆手:“不必多礼,平身。”

    李贵妃的肩舆在后面一些,在皇后叫了平身之后,她才起身跟了上来,落后了许多步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们真是太有礼了些,皇后娘娘又不吃人,瞧你们这拘谨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听了,都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李贵妃这话中夹着刺呢。

    皇后听出了李贵妃言外之意,却半点也不追究,只是近乎仁慈地看着这一群人,笑意半分未减


    “你们听习惯就好,贵妃妹妹这一张嘴,从没饶过人,不过你们下次见了本宫,的确不用这般拘谨了。”

    眸光扫过,尽是低垂的螓首。

    皇后心底掠过一些讽刺,只是转瞬即逝,客气话是客气话,她们倒也没真的“不拘谨”。

    “湖上虽有凉风,不过日头也大,都入亭内说话吧。来人——”

    皇后一摆手,立刻就有人上去将亭内的果盘换上了新的。

    李贵妃跟在皇后的身后,穿过了恭敬的人群。

    谢馥就站在靠后的一个位置上,李贵妃步履款款,这样大热的天,却依旧一身的繁复,仿佛她才是那一朵盛放的牡丹。

    飘摇华美的衣摆,在经过谢馥的时候,有那么一瞬的停顿。

    谢馥低眉敛目地站着,盯着自己脚下三寸的位置。

    李贵妃的裙摆,就从她眼角余光之内划过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的停顿,她无法确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。

    待视野之中那一片华美消失,谢馥再悄悄抬头的时候,李贵妃已经入了亭中,并且直接坐在了皇后的身边。

    皇后与宠妃之间开始相互谈笑,其他人像是局外人。

    这样和谐共处的场面,透着一种十足的虚伪,但偏偏看起来很真实。

    皇后的目光越过了小湖,到了那一头,指着远处一朵菡萏的青莲。

    “你们瞧,小湖的那头,便是莲池。本宫记得,皇上早年夏日的时候,就喜欢站在莲池边上赏花,不过如今不了。你们方才只游览了御花园,怕还没去看过吧?花正开,你们该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那是湖泊的一个角落,边上还有垂杨柳,浅浅的溪流汇入湖中,冲出一片波澜。

    翠荷青莲,就在那一片涟漪之中摆动,动人至极。

    在座的不过都是爱美的小姑娘,见了那场面,再想想皇后话中的深意,仿佛都有几分意动。

    将这一幕收入眼底,李贵妃用锦帕遮了遮自己的嘴唇,忍不住笑道:“皇后娘娘也真是,您提了建议,却不叫人带她们去看,这不是巴巴叫人望穿秋水吗?得了,还是妹妹我来行善一回吧。秋池,你带她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李贵妃身边一名容貌普通的宫女立刻出列,脸上的笑容却带着难言的和善和甜美,叫人讨厌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娘娘发话,奴婢不敢不从,可皇后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秋池的目光递给了皇后,一副为难的表情。

    皇后无奈叹气:“你们主仆两个,唱的这不是双簧是什么?本宫可没叫诸位小姐想着,既然妹妹着了秋池,便叫秋池引路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奴婢遵命。”

    秋池躬身一礼。

    其余人等跟着谢恩。

    谢馥看了秋池一眼,又看了看不远处的莲池一眼,不明白皇后和贵妃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下意识地,她觉得有些不一般,并且不是很想过去


    可是这时候,所有人都已经在挪动脚步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她就更不明白,这到底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谢家的二姑娘,还请留步。”李贵妃的声音,突兀地响起,“本宫还有些事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谢馥脚步骤然顿住,抬头诧异地望着李贵妃。

    其余人等也不明白。

    李贵妃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,随意摆弄着自己的手指,慵懒道:“听说,刚才寿阳来找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话的同时,秋池已经比了一个手势,请那些没有被留下的小姐们朝外面行去。

    大家听见“寿阳”两个字,就已经明白了。

    一定是寿阳公主告状去了。

    谢馥不仅看不成莲花,还要被李贵妃刁难,真是惨呢!

    不少人心里同情,同时卸去了心里的那一分奇怪的嫉妒。

    谢馥留下了,站在凉亭之中,面前只有一众宫女与皇后、贵妃。

    她知道寿阳的事情不过是朱翊钧的幌子,按理说李贵妃如果知情不会拦下自己,朱翊钧那样做,自然有自己的把握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贵妃与太子的关系并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谢馥一时拿不准主意了。

    她只能试探着上前,试图开口:“贵妃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忧,本宫不过是找了个借口。”李贵妃笑容明艳,打断了谢馥的话,并且露出饶有兴致的表情,看着谢馥。

    接着,她看向皇后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这一回的恶人可是我当了,人情你可得记住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本宫能不记得吗?”皇后听了李贵妃的话之后,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两个人之间的谈话,竟然像是知之甚深,甚至关系不错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跟所有人之前设想的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谢馥知道,一定是哪里出了错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她没有思考的时间。

    皇后很快朝她看了过来,并且轻轻招手:“好孩子,过来,让本宫仔细瞧瞧你。”

    谢馥站在原地,觉得自己脚下像是灌了铅一样地沉重。

    缓缓抬头,她头一次迟疑不决。

    皇后亲和的笑容,李贵妃唇角意味不明的弧度,都给她一种奇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步,两步。

    谢馥终于抬步走去,站在了皇后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时候,皇后终于能够清楚地看见谢馥的这一张脸:“不愧是能与离珠丫头齐名的人,真叫本宫喜欢……你知道,本宫为什么留你下来吗?”

    “请皇后娘娘恕罪,臣女不知……”谢馥如实回答


    皇后笑:“留你下来,乃是本宫有私心。听闻国舅爷对你一见钟情,非你不娶?”

    竟然为这件事?

    谢馥有难掩的吃惊,皇后是来给陈府做说客?或者说,压迫?

    她没有掩饰自己脸上的表情,因为她确信:她不愿嫁给陈望。

    “回禀皇后娘娘,谢馥自问出身寒微,高攀不起国舅爷。至于国舅爷是否对臣女一见钟情……臣女不知。”

    李贵妃闻言一下就笑了出来,竟然直接伸出手去一拉谢馥:“好了,皇后娘娘,您也别问她了。您看着态度就知道,这丫头是半点也不想跟国舅爷扯上关系……再说了,您就算是想做媒,也顶多说和两句,回头要高胡子不高兴怎么办?”

    皇后并未就介意李贵妃直接拉谢馥的动作,反而像是习以为常,只是对谢馥笑道:“别被本宫吓住,不过的确是想你再考虑一下……本宫知道,望儿那孩子虽然荒唐,可心不坏,再说了,成家立业,先成家后立业,未必不可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谢馥觉得自己不能再听下去了。

    皇后停下,诧异看她。

    谢馥一下俯身跪了下来:“还请娘娘恕罪,婚姻大事,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如今无父母在场,更无媒妁之言,臣女即便胆大包天,也不敢多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谢馥就这样跪在地上,看上去可怜有惶恐。

    皇后端坐在上首,瞧着跪在自己脚边的她,这样卑微的姿态,又透着一种十足的倔强和恶意。

    无非是不愿意罢了,却的确能让自己像是一个弱者,受害之人。

    可这般情形,着实让人厌恶极了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皇后搁在桌上的手忍不住握紧了,那种浓烈的憎恶险些从她瞳孔之中溢出。

    李贵妃慌忙站起来:“皇后娘娘,千万息怒,孩子们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臣女给皇上请安……”

    “给皇上请安……”

    “臣女等不知皇上驾到,还请皇上恕罪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嘴八舌的请安和告罪的声音,远远传来,透着无数的慌乱,一下打断了李贵妃这边的话。

    凉亭之中,一下变得无声。

    李贵妃与皇后都站了起来,朝着那边看去。

    远远的莲池角落,垂柳下站了一道枯瘦的明黄色的身影,也看不清到底长什么模样,只觉得有几分憔悴,像是快要压不住身上那一身刺眼的金龙。

    在池边赏荷的贵女们七七八八跪了一地,个个慌乱极了。

    像是,她们在赏荷的时候,无意之间偶遇了也来赏荷的隆庆帝。

    精致的眉梢一挑,李贵妃似笑非笑回头来,瞥一眼谢馥,对皇后道:“真没想到,皇上竟然也来了。”


目 录下一章

| | | 打开书架 | 返回股票配资 | | 返回目页
重来之上妆第041章 皇后是时镜小说作品重来之上妆041最新VIP章节乐文小说第一时间更重来之上妆第041章 皇后,时镜小说重来之上妆041新V章。
如果你对乐文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