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仁堂双黄连股票代码

294.【番】危险新妻(32):黎优啊你要坚强,你不想要和他的孩子吗

类别:玄幻魔法 作者:诺久一 书名:三婚完美,总裁二娶天价前妻



    沐然这头拿着手机听着南黎优的话。

    面露忧色。

    大小姐自从沾染上毒品到现在,已经注射了多少次?

    如果还继续注射的话,这种东西成瘾了,越难戒除


    只会越来越疯狂偿。

    即便是他此刻手中有,他也不敢给南黎优。

    “没有的话就去黑市买,马上给我带过来!”南黎优咬咬唇开腔撄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苏半月什么时候回来,“我需要TOXIC,如果没有,海.洛.因给我带点过来。沐然,我现在在医院……”

    南黎优说这话的时候觉得有些绝望,说到一半就没了音。

    她想说她现在在医院,苏半月说要在她身边陪着她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怕她在苏半月面前犯了毒瘾,她怕苏半月看到自己那副难看的模样。

    所以才需要毒品的。

    可是真的是这样吗?

    南黎优隐隐约约自己清楚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苏半月这事。

    她好像越来越离不开毒品了,每次想起来的时候,心中都会无比的渴望。

    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像是灵魂剥离了身体,带来深刻的愉悦。

    但是更难以忍受的,是毒品发作的痛苦。

    她明白自己已经成瘾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沐然眸色微暗应了声。

    随后他听到了南黎优那略带笑音的回应,而事实上证明,南黎优的唇角上,真的是牵起了一抹微笑。

    潋滟又明显。

    哪怕是她此刻肤色苍白,却依旧惊艳风华。

    沐然挂断电话后,哪能真的就去给南黎优买。

    如果是真的话,他就不会朝着南黎优撒谎说没有了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会,沐然给席宴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席宴接到沐然的电话的时候正拿着笔在填写病历单,有些意外:“沐然,有事?”

    电话里面,沐然犹豫了一会儿,才低声说:“席宴,大小姐已经沾染上了毒品,她刚才找我要TOXIC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席宴骤然提高了音量,手里的笔没拿稳落在桌面,又滑落到地板上。

    劈啪一声清脆的响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有些发冷:“你给她了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给。”

    沐然这会也有些激动,跟着提高音量,“再注射大小姐就毁了。席宴,你还是要找个办法,彻底的根除,不然的话,毒瘾只会越来越严重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会先处理这件事情的。”席宴的镜片反射着光,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绪,“没有事的话就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席宴结束了和沐然的这通电话。

    席宴随手把手机放在桌面上,他的身体像脱了力一般靠在椅子上,目光落在刚才掉在地板上的金色帕克笔
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席宴弯腰把那只钢笔捡起来,写了张单子,给南黎优开了美沙酮和降压的可乐宁。

    去药房拿药。

    药房的小护士看到那单子有些疑惑,但是席主任来拿药,也没多问什么,就把美沙酮和降压药可乐宁给了席宴。

    席宴拿了药直接的前往南黎优的病房。

    病房门被推开。

    南黎优听到响动,琥珀一般漂亮的眸子瞬然的一亮。

    可是在看到来人的时候,却是瞬然的暗淡下去。

    来的人。

    是席宴,不是沐然。

    自己的这个举动反应,让南黎优的心更沉。

    她对毒品的渴望和依赖,似乎超出了她自己原先的预想。

    “是有方法了?”

    南黎优抿着唇,低问出声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她根本就想不到,席宴为何会忽然前来这里。

    席宴走过去,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南黎优:“这是我给你开的药,美沙酮和可乐宁,瘾来了代替药品,但是也不能多用,不然会形成新的瘾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席宴的声音似乎有些后悔:“如果你婚礼上那次没有注射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南黎优没有多次注射的话,她的毒瘾,也不会有这么的深。

    毒品那个东西沾不得,有了一次,就会有二次,三次。

    南黎优目光落在席宴提着的袋子上,没有伸手去拿。

    她只是静静坐在床上,似乎有种悲凉一点一点地入了她的眼,她轻声打断席宴:

    “席宴,我有得选吗?”

    如果有的选,谁愿意来触碰这样的东西,谁愿意提心吊胆的生活?

    不,她才不愿意。

    席宴看着她苍白的脸色,已经没有之前几次见到的红润,是毒品还是因为另外的伤导致的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也敢细想。

    苏曜日事情的那个决定是少主做的,他就算知道,也没有说话的余地。

    但是他也没有想到,苏曜日竟然敢对南黎优下手。

    南黎优一直瞒着不想让少主知道。

    要不这会儿被南家或者少主知道了,苏曜日那条命估计也到头了。

    席宴有把袋子往前递了递,声线低沉,说:“药的外包装我已经帮你换过了,就是一些普通的消炎药,别人看到了也不会怀疑。”

    少主如果要照顾她的话。

    那些药势必要经过他的手,如果看到这样的药物,定然是要怀疑。

    到时候被苏半月发现,该如何解释呢?

    不知道该如何解释,那就要杜绝一切发生的可能


    南黎优闭了闭眼,又张开,轻声说:“放一边吧。”

    席宴把药品放在病床边的桌子上:“太太,我说过了,毒品易戒瘾难戒,戒毒是一项意志力的考验,你必须要戒掉。“

    毒品这个东西没办法的,药物治疗是必须。

    可是关键也要看自己的意志力,如果意志力不行的话,就算戒了,也很容易复吸。

    戒毒归根结底还是要靠自己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南黎优苍白的唇开开合合。

    她的语气有些不耐烦,呼吸微微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整个人显得有些浮躁起来。

    她根本就不想吃席宴给的那些药,而是想要……毒品!

    南黎优被她自己的这个想法给恐吓住。

    她连连的想要打消,但是心中的渴望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到注射毒品后,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。

    鼻子有些发酸发堵,甚至心中不安,空洞,像是有蚂蚁在全身爬行,骨头连接的关节处发痛。

    她开始呕吐起来,一下子把苏半月离开时喂给她的那一小半碗粥都吐在床单上。

    空气中顿时弥漫着呕吐秽物的味道。

    席宴一见她这样就知道她毒瘾犯了,他下意识地叫她:“大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改称呼叫她太太。

    南黎优这个时候已经有些听不清楚席宴叫她的话了。整个人痉.挛起来,她倒在床上,整个人浑身急促又强烈的抽搐着,全身发冷却又出了大量的冷汗。

    又有着急切的那种感触接连而来,她要毒品!

    南黎优双瞳的焦距有些涣散,她感觉到有人在拉她的手。

    下一秒,她竟然不受控制的,从床上弹坐起来,不顾左手上的伤一把掀开被子下床,又迅速的拔掉针管。

    席宴皱眉,抓住了南黎优的手更加用力,“太太……”

    “席宴,给我东西,给我东西……”南黎优眼睛通红,因为毒瘾犯了美丽的小脸微微狰狞看起来有些扭曲。

    她的看着他,哀求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左手抓着他的手,骨骼,浑身上下都传来让人难以忍受的痛苦,相比之下,手上的这么一点骨折的痛就不算什么了:“席宴,求求你,给我TOXIC,我要TOXIC,求求你,我知道你有的,是不是,快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在自己不受控制的说出这番话来的时候,她知道。

    她的毒瘾又来了,她想控制,她不想再去想那个东西。

    可是轻飘飘的那种感觉又在她的眼前浮现,她渴望,甚至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身体里面叫嚣,

    TOXIC!

    她的眼前只看到这里


    满脑子想的,也都是这个。

    而且,那种感觉让她心痒,让她难受,她想要……

    想要不这么痛苦,想要摆脱这种生不如死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太太,那东西不能给,不能沾染。”席宴说,他要把她的左手掰开,她的左手不能再受伤了。

    可是接下来,南黎优却下了床,她竟然双膝一曲就跪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你做什么?”席宴心里一惊失声道。

    他要把她的小手掰开,把她扶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南黎优这会儿的小手用的力气那么大,席宴竟掰不开。

    他要把她拉起来,南黎优却朝着席宴哭喊出声:

    “席宴,你把那东西给我,求求你把毒品给我,我要,我要……我好难受,好难受啊……”

    从没见过养尊处优的南家大小姐当着别人的面哭泣。

    谁敢让她委屈?

    可这会儿南黎优的眼泪就像是断线的珍珠,一颗颗的朝着下方掉。

    毒品,那是万恶的摧毁根源,哪怕一个人的意志力再怎样的坚强,也会被摧毁,就如同此刻南黎优一样。

    毒瘾犯的时候,会迫切的想要那东西,而在此之前,那只是心痒。

    所以,心痒的南黎优才会打电话给沐然,如果沐然不打电话给他的话,或许他根本就不知晓,南黎优如果发病,此刻病房里面没有一个人,那场面……

    “席宴,你把那东西给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南黎优用力的抓住了席宴的手腕,指甲甚至是紧紧的掐入了席宴的肉心,而她此刻,褐色的眼眸中却更加盈动的看着席宴。

    她语气很委屈,也在极力的恳求着他。

    没有那东西的她,此刻身体里,就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她的身体里面爬来爬去,又痒又难受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,一点都忍不住……

    席宴没应南黎优的话,是想按呼叫铃,让护士拿镇定剂过来,但是南黎优却死死的抓住了席宴的手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也在颤抖着,声音尖锐:“席宴,你给我东西,你给我东西——”

    南黎优此刻的表情,扭曲到接近狰狞。

    席宴明白,这是来不及了,他也顾不了那么多,他把沾染上呕吐秽物的床单仍在地板上,直接把南黎优抱起来把她按在了病房上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,你放开我,席宴你放开我。”南黎优知道他要做什么,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毒瘾犯的人几乎就是丧失了理智,她挣扎的那么厉害,席宴差点按不住。

    南黎优像发了狂的小兽:“席宴,你放开我,我要去找那东西,我要去找,去找……”

    她声音越发的尖锐,到最后几乎变了调。

    南黎优的身体,由原来的痉.挛变成剧烈的颤抖,她表情狰狞十分痛苦,面色红唇都是无比的苍白


    席宴没有放开她,男女力气有差别,他几乎是用了全身的力气才把勉强把南黎优按在床上。

    南黎优继续求他:

    “求求你了,把那东西给我,给我好不好?没有TOXIC我会死的,席宴,求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席宴按着她无动于衷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的手背青筋一根根凸起,看起来也是狰狞恐怖,他不能有半点分心,一不注意,南黎优会挣脱。

    南黎优见求他没有用,开始破口大骂:“席宴,你他妈的放开我,我让你放开我,我要杀了你,我要杀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等你好了,我让你杀。”席宴按着南黎优,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的那副金框眼镜已经掉了,他的眸子瞧紧南黎优扭曲的小脸,声音低低地说,“可是你要先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好,我不要好。”南黎优尖叫起来,“不给我TOXIC你杀了我,杀了我,不想让我吸你就杀了我,我求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尖锐得变了调,整个人陷入一种疯魔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杀了我,杀了我我就不会再想着了,你杀了我,杀了我啊——”

    她朝着席宴大喊大叫,太痛苦了。

    这种痛她根本无法忍受,还不如死了算了。

    身体在颤抖,以至于她的声音都在剧烈的颤抖着,嘶哑着,而她眼角,通红着,眼眶里面还覆盖着眼泪。

    甚至,她整个身体都在挣扎,她根本就管不住自己,她想要那东西,她要去找,她渴望着,想啊……

    席宴再也受不了,他没有再按着南黎优,那样会弄疼她。

    他双手松开了南黎优,南黎优猛地就从床上弹起来,要下床往外跑。

    就只是刹那之间的事,她还没下床,席宴就把她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席宴的两条手臂肌肉线条无比坚硬,他把她抱在怀里,像铁钳一样禁锢着她。

    牢牢抱着,南黎优疯狂地挣扎,她要挣开,又哭又喊:“席宴,你他.妈的放开我,席宴,你放开我,我要杀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见他没有要松开的样子,竟是低下头,张开小嘴儿啊呜一口咬在席宴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席宴穿着白大褂,里面就一件薄薄的春季衬衫。

    南黎优失了理智只想要席宴放开她,这发狠地一口咬下去,当即就见了血。

    席宴皱了皱眉,抱着她的手铜墙铁壁一般没有丝毫松动。

    南黎优越咬越用力,唔唔两声,几乎要把咬着席宴的那块肉扯下来。

    “黎优啊。”席宴却是抱着她,安抚似地叫她的名字,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。

    他的声线低沉沙哑,在她耳边低低地说:“黎优,你不能再吸那东西了,那东西会摧毁你,你难道不想和少主在一起了吗?你那么爱他,少主如果知道了你这样,他会心疼的……”

    席宴抿着唇,缓缓出声,是在朝着南黎优宽抚,可是此刻南黎优根本就听不进去,她不停的挣扎着,小牙口咬着他力道又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席宴似乎感受不到那种疼,他只能感觉到怀里这人在痛


    他再次出声:

    “黎优,我再忍忍,等毒瘾发作完后就过去了,你一定要忍忍,也一定要戒掉。吸毒的人,没有一个好下场的,黎优,我知道你本意并不想要变成那样,黎优你坚强一点好吗?黎优,你想想,你都已经和苏半月结婚了,以后就要和他生活在一起了,黎优,你要是吸毒的话,以后不能和他有孩子,你想害了孩子吗?”

    南黎优挣扎的动作似乎顿了顿,牙齿也松了松。

    她这变化席宴敏锐地感觉到了,他又说:“黎优,半月最厌恶毒品了,你这个样子只会导致毒瘾越来越大,半月若是知道了的话,他……”

    南黎优心中在意的,就是苏半月罢了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是恭敬称呼苏半月少主,这会儿为了唤醒她,在她面前直呼苏半月的名字。

    南黎优似乎有那么一刹间恢复了神志,知道他在说什么,她松开牙齿不再咬席宴,身体的痉.挛却无法抑制。

    她说话断断续续,十分痛苦:“我,我……戒毒,席宴,你把我绑起来,绑紧……绑紧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她破碎的出声。

    她不想让苏半月看到她狼狈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想成为苏半月厌恶嫌弃的样子,她要变好,要变好起来。

    而且,她还想要一个和苏半月的孩子。

    如果不戒掉毒品的话,她根本就没法要孩子。

    她必须要戒掉,必须!

    南黎优死死的咬住牙关,忍住破碎的呻吟声,心中坚定着一个心念。

    只要过去了就好了,所以,她必须要忍下去。

    必须!

    席宴听了她的话后,唇角微勾露出一抹笑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掉以轻心,而是把南黎优抱得更紧了,几乎要把她勒紧自己的怀里,深深融入自己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他低声安慰着南黎优:“等这次过去就好了,黎优,你一定要坚强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南黎优低缓的应出声。

    可是她面上那狰狞着的表情,却是可是看出,她到底有多么的用力才能发出这个字来。

    席宴抱她抱得很紧。

    可是南黎优的挣扎没有减少,她被束缚,然而破碎的声音从她的口中而出。

    狰狞的表情,在她的面上无比的鲜动。

    额头上面,溢出的豆大的汗水,她的唇色惨白惨白,小手却死死的抓住席宴的精健的小臂。

    指甲也狠狠的嵌入他的肉心。

    她挣扎,呐喊,痛苦,哪怕是她在强忍。

    可是内心中的渴望却在生生的瓦解着她的意识,她满脑子都是毒品。

    ---题外话---【谢谢订阅】


目 录下一章

| | | 打开书架 | 返回股票配资 | | 返回目页
三婚完美,总裁二娶天价前妻294.【番】危险新妻(32):黎优啊你要坚强,你不想要和他的孩子吗是诺久一小说作品三婚完美,总裁二娶天价前妻294最新VIP章节乐文小说第一时间更三婚完美,总裁二娶天价前妻294.【番】危险新妻(32):黎优啊你要坚强,你不想要和他的孩子吗,诺久一小说三婚完美,总裁二娶天价前妻294新V章。
如果你对乐文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